标签 日常 下的文章

今年七月,刚到新加坡时,我看到机场的标识的主体都是用英文写的,感觉到新奇。我跟同伴说,我们现在开始就说英文吧,他说好,然后我们就开始用中式英语开始东扯一句西扯一句了。但不多久就还是说回了中文。

我想起来,14年的元宵节也是情人节,我刚刚参加完长郡的考试,考试考得确实不怎么好,不过好不容易到了长沙,又有时间,我和同行的同学们就一起到橘子洲走了走。我和同伴都说家乡的华容话,我忽然想起说,我们现在在长沙了,省会,我们应该开始说普通话了。然后我们就开始不自然地说起了带口音的普通话。这次也是,不多久还是说回了华容话。

现在还很印象深刻,那次在橘子洲头买观光车车票时,我还先默默练习了几遍要说的话——用普通话说。买票时还有点小紧张,不过还是问题不大。而第一次在新加坡和本地人说话是在食堂买饭时,说的是中文,很亲切,一下子就没有紧张感了。

后来是,普通话毕竟是母语(尽管有口音),真到了长沙后说普通话还是没什么问题的。而英文不是母语,水平又不高,这边的新加坡口音和印度口音又不是在国内学英语时经常听的口音,经常和本地人交流得很难受。

英文还是要多练习,不过回想下这样的,在恰当的场合第一次说一种新的语言,还是挺有意思的。

算是我运气好吧,连申请了两个新加坡国立大学的交流项目,一个是暑期,一个是秋季学期,连着的,都过了。于是就开始了忙碌的收拾行李办手续的事。

第一次出国也是第一次坐飞机,还是挺激动的。但在坐飞机的前一天,心情就有点难过了。想着就要离开这片土地,离开生活了快二十年的祖国,总感觉有点舍不得。

舍不得的情绪在出发的这天就变得淡了。这天早起,从学校出发,到深圳北站,再到香港西九龙站,再到香港国际机场时,就到中午了。我带了两个箱子和一个书包,都很重,对着行李重量的上限收拾的,不过终于还是都弄过去了。忙碌的行程让我没有太多时间去感伤什么,最后还是在机场的候机室简单地想了想:马上就要离开祖国了。

上飞机,虽然是廉航,但座位还是不错的,座位间隔狭窄,但有意思的设计出人意料地可以使腿放开。我旁边的是一位好像不会说中文的新加坡人,她和我简单地打了打招呼。而我就一直激动地透过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的舷窗望着外面。飞机开始走动,我拿出手机开始录像,但是走了好久,都还没有起飞。终于飞机似乎上了起飞的跑道,我又拿出了手机开始录像,结果还是没有起飞。最后当我看见港珠澳大桥在机场旁边时,我第三次拿出了手机,这次飞机终于开始起飞了。飞机一下子有了一个很大的加速度,越来越快,然后离开了地面。我看到的东西从机场变为旁边的楼房和青山,然后全是带雾的青山,然后就只有云雾了。飞机的中途太阳很大,关了舷窗的帘子,不过中途还是偷偷地开了开,根据手机的定位,我亲眼看到了西沙群岛中的几个小岛,离永兴岛也很近了,我很激动。最后要落地时,我也举了好久的手机来录像。最后是看着飞机驶过新加坡与马来西亚之间的国境线,成功地落地了。

落地后出飞机,机场的标示都是英文为主,兼有中文和日文,日文让我感到有点奇怪。然后就是又走了很长的路,比较轻松地过了海关。然后就上了学校的车,我坐在左边的副驾驶座上。路上的标识也都是英文,算是第一次见识吧。

学校提供的宿舍是单人间,条件还行,简单签到收拾了下后就出去找饭吃了。这时已经晚上八点,而且不熟路,花半个小时在校内找到了一家食堂,点了一碗台湾小吃店的卤肉饭,分外香。

吃完饭后回宿舍了。宿舍已经铺好了床,也有一次性的洗发水这些,还有浴巾,有点宾馆的感觉。我自己也带了许多东西,但很多杂物,拖鞋、桶、衣架什么的也没带,只能凑合着洗漱洗漱睡觉睡觉了。

第二天上午逛了逛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校园,下午去新加坡的市中心逛了逛。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校园在肯特岗上,许多山地,上上下下爬了挺久。除了山多外,校园看上去也挺普通的,建筑物多数都不太新。下午看到了久闻其名的喷水鱼尾狮,比想象中的小得多,还去了附近的新加坡的国家美术馆之类的地方。晚上回去找了一个附近的超市,也有点远,买了一些日用品,但不全。很累了一天。

再下一天就算开营了。我也钻空在后面几天买齐了日用品,开始了正式的夏令营生活。上课、写代码……也挺忙碌的。

今天补起了这篇新到新加坡的流水账,发了吧。

层云盖日出,
云峰若隐无。
山下花四季,
慢步去读书。

又是好久没有更新博客了,水一水更新,害羞地发一首自己写的小诗。(*/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