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军训 下的文章

现在是大二马上就要开学的时候了,去年进到了大学后,渐渐地一年都过去了。想着这个好久都没有认真地像中学那样地写作的博客以及好久都没有认真写一篇哪怕是流水账的文章的自己,我现在还是努力地试着记录一下大一的生活吧。

去学校的第一天我记忆犹新。

报到完后还没进入寝室,寄存完行李后,匆匆逛了逛校园,这个校园可以说是十分地现代化了,明亮又现代化的图书馆、整齐崭新的道路、虽然不够浓密不够大但仍生机勃勃的林木……我那时解锁了一辆当时算是新潮的共享单车,骑着它行进在校园里,十分地兴奋。在骑车上坡时我第一次体验到了校园地形给骑车带来的恶意,不过努力骑上坡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的我还是激动不已。不久后傍晚时,我就坐上了前往军训基地的大巴。大巴车在深圳的街道上行进,我看着窗外行走着的的新鲜事物,努力回忆着不太记得起来的十年前在深圳的一点记忆。那行车的路线大概在龙岗一片,虽然没有市中心的那种高楼林立与国际化的繁华景象,但是也有车流如织,也有更生活化一些的繁华。

我们学校的军训时间还算短,十天而已,不过期间的生活条件却不大好。晚上达到军训基地后就领取了军训所需的大部分物资,牙膏口杯牙刷毛巾桶盆水杯等一连串的物资,齐全得很。领取物资后就列队往宿舍走了。虽然想到之后军训的劳累辛苦使我不是特别开心,但是新鲜的岭南景象也使我感到欣悦与期待。太阳已经完全沉下去了,下车走到宿舍的路途中有一条林荫道,两旁栽着很大的榕树、有着稀疏的白色路灯,我边在列队中走着,边借着那微暗发白的灯光观察着身旁的榕树——垂下来的或长或短或老或嫩的气根须、立得很高的像块木片的地表上的根、大片的叶子、纠结扭曲的树干。在宿舍外的一个棚子下,教官们开始整队以及一队队地带我们进寝室,教官们当然还是要尽力地做到看起来很凶很严厉,也挺累的,不过我想,他们的生活条件应该还是比我们在军训时的好太多了吧。我们军训的寝室是一个个中学教室大小的房间,四排单薄的双层床沿着黑板的方向(尽管并没有黑板)紧紧地排开,窗户边一条纵向的过道,沿着四排床横向地有两条过道,都不宽,一间房是五十个床位、两个挂式空调以及四个可以用来给手机充电的电源插座。每个床位上的被子褥子以及枕头都或新或旧。没有柜子,自带的行李要放进书包里丢到床底下,床底下很脏,我有点心疼新买的书包。

厕所和浴室是有隔间的公用厕所和公用浴室,每天洗澡要排长长的队,在热气弥漫还有水雾的空气中排着队,时不时看见有人从浴室里走出,然后队伍向前进了一点点,手中提着桶和盆,里面装着干净的衣服、毛巾和洗头水,虽然排队的人很多,但若有幸排到了进去了,也不会特别急地洗完澡以使后面的队伍可以走得快点。我会在洗澡时,顺便也把脱下的脏衣洗了,就用发下来的洗头水洗衣服,倒也有点奢侈。有意思的是有一个浴室外面有一块破败的牌子写着褪色的“女浴室”,但我们军训的学生住在那一栋的全是男生,在人的密度如此大的情况下,自然是全部可用的浴室都要动用起来。我猜想,这里从前是当时来深圳的“打工仔”们居住的宿舍,他们是和我们军训时一样住着如此拥挤的床位吗?或是他们可能生活得更加宽松一点,好歹每人能分得一个柜子可以存放自己的行李?我想到了夏衍的《包身工》,我不知道他们在十几二十年前躺在同样一个地方的床上时,是在期盼着未来的富裕生活还是劳累不堪地抱怨,抑或都有或者其他?

每天军训完后回到寝室后是可以自由在寝室活动的一段时间,洗完澡后,除了打电话刷手机外,我有时也在走廊里望着外面。宿舍外面的不远处就是军训基地的围墙,再外面则是一条灯火通明的街道了,街道上车流不息,却没什么人。街道对面是一个工业园的门,这似乎更印证了我觉得这个军训基地原来是一个工业园的猜想。军训基地附近多山,在山和对面工业园建筑的间隙中,我还能看到一小段高架桥上的路,上面也是车流不息。在军训的这十天里我个人的自由被最小化了,我一直憧憬着新鲜的大学生活,走廊上望到的路就可以通向我的大学。我觉得外面的车里面的人都是十分自由的,羡慕无比。

至于军训的训练嘛,倒是挺平常的,千篇一律的,我也不想多说了。在训练时有时我会刻意地望向北偏西的方向,我的家乡和第二家乡还有我喜欢的人都在那个方向,他们或许就正在那边我凝视着的一片临近地平线的彩云之下。而四周不管哪个方向的远方都是青山,或远或近,有时看着远方的群山,我会想到一句话,“她的眼,如远山,淡而确定不移。”这是徐皓峰的小说中的一句话,远山淡而确定不移,确实不错,而且很美,然而眼如远山是什么意思呢?我一直想不透彻。

关于军训,想说的东西就先到这里吧。现在我也不想写了,暂且将“大一记事”这个标题加上一个“(一)”并写上一个军训的主题吧,至于后续的,想写的时候会再继续写的。回忆一年前的事情确实让我有了一点感动,我现在还是要继续地努力地学习下去啊。

这篇文章顺便也就当作文交了。

军训,总是一件艰苦的事情,考验人的体力,体力好的人,要熬过六天的军训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但时间就是那么的流逝,六天时间,无论你是否坚持下去,它还是走了,军训还是结束了。

在第一天的开营仪式上,教官说,参加军训其实就是在履行服兵役的义务,之前我看到书上写的每个公民都有服兵役的义务,感到奇怪,服兵役也不是每个人啊,原来军训就是服兵役,但我觉得,军训这两个字离服兵役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六天的军训当然苦,但怎样也没有那些当兵的人年年岁岁在军营里苦。

我们军训的地点是在湖南警察学院。这次军训,我的体力的的确确得到了许多的锻炼,我身体差,在军训的第一天就晕了两次,先是吃午饭时,到了食堂,一直在桌子前站着,还要按标准的军姿站,没有命令不能打饭吃饭,站着站着,我感到我的身体越来越难受,于是深呼吸,又过了会,两眼直接黑了,那时我浑身乏力,两只眼睛明明是睁着的却看不见任何东西,我于是小心的坐到了椅子上,实在受不了了不服从命令是被允许的,然后我又趴在了桌子上,双耳直鸣,浑身乏力,这时打饭的命令出来了,我旁边的同学帮我打了饭,然后,饭放在了桌子上,他们还是要继续站着,我这时已经渐渐地恢复了视力,但仍然有点头晕与乏力,我试着站了一会,终于还是觉得不舒服,于是又坐下了,又过了会教官才下了坐下吃饭的命令,我于是和同学们一起吃了中饭,我食欲不太好,硬撑着吃了一些饭。

一吃完饭,教官就迅速地命令我们集合,吃完饭我也渐渐不晕了,就去集合了。集合后马上就走到了操场开始了下午的训练,各种站军姿的,蹲下起立,折腾了一两个多小时后,教官让我们休息会,于是下了坐下的命令。坐下时,虽然要求端正地盘腿坐着,但端正地做了一会儿后,许多人的体力就不行了,于是放松了,但不敢不盘腿,盘腿坐了许久……忽然,教官要求起立,我一起立,又两眼发黑了,越来越黑越来越黑,忽的就没了知觉,我醒来时,模模糊糊地看见前方围着我的同学,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感觉像在做梦,然后我就清醒了,立马我就完全恢复了,教官要我休息休息,我喝了口水就入列了。这是我第一次失去知觉地晕倒了,我感觉我晕倒时的感觉可能就是死的感觉,但晕倒了可以再醒来,死了就不再醒了。

第一天我晕了两次,之后就没晕过了,军训强度除了最后一天外都很大,我没晕,也许还是军训锻炼了我的体力吧。

我的臂力是很弱的,我就说我可以做0个引体向上。在军训的6天里,每天都是我抬的水,准确的说,是我和我的同学陈钽交替抬的,18公斤的水桶,我抬了6天,感觉手臂酸痛,但也算有点锻炼了。在军训中没什么锻炼手的动作,我经历的就两个,一个是长时间的抬手,在练习齐步走的手臂动作时,再就是抬水,班里没什么人练过这个……

在第四天下午时,我们全校排练了结营仪式时的方阵,大约就是先做一些稍息立正的动作,然后排字“NYZX”,喊口号,再又还原,又做些敬礼一类的动作,又排字“No.1”,再喊口号,还有其他的像军体拳之类的方阵。在那天,我下午刚好肚子疼,就是想拉肚子的那种感觉,一阵阵地隐隐约约地疼,我申请上厕所,被教官拒绝,那又有什么办法呢,肚子疼完全是可以忍住的,于是我带着疼着的肚子去排练方阵,各种动作比较难的我就凑合着应付,谁让我肚子疼,排着排着,在上面指挥着全校的督导发话了,“有一个好消息——只要下一遍做好了,每个人都有西瓜吃”,听到这个消息大家当然很兴奋,但我肚子疼,我有点怕吃西瓜会加剧。我不吃西瓜,但其他同学肯定是很想吃西瓜的,恩,无论如何我这次当然要做好。于是排练又开始了,我努力地把每一个动作做好,这一次排练终于做完,这时督导又说要再来一次排练,下面一片抱怨,督导也就说着做不好我想不让你吃你就吃不到,于是排练又来了一遍。这次排练后,倒是终于可以吃西瓜了。督导要每班派五个学生搬西瓜,等了很久,西瓜终于来了,但是……

几分钟后,学生提着切好的西瓜走过来了,“这些西瓜是你们的老师给你们买的,大家要懂得感恩。”教官的话未落,欢呼声响起,“谢谢老师”的齐声呐喊瞬间响彻在警察学院的上空。伴随着熟悉的音乐,孩子们无比认真的做起了《感恩操》。做完之后,在教官的许可下,大家开始享受这夏天最好的礼物。——田品(原载南雅官网)

反正又折腾了会,西瓜终于开吃了,我到了我们班的队伍,看着同学们吃西瓜……后来,我忍不住咬了同学的一口西瓜,也就够了。肚子没有更加闹腾。

第四天的晚上,教官教了我们一首歌,《我是你的兵》,他说,这是他最喜欢的一首军歌,恩,似乎是吧,但我怎么都觉得这是情歌,看歌词就知道了:

你是那么的骄傲 那正是我最喜欢你的地方 你永远那么快乐 那正是我一辈子的梦想 我虽然有点傻模样 那正代表我对你的痴狂 虽然我不善言语 但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你,爱你 我是你的兵 为你遮风又挡雨 我是你的兵 心甘情愿跟着你 我是你的兵 任你呼来又唤去 我是你的兵 在等待你的命令
我们班也都很喜欢这首歌!

后来啊,第五天晚上,全校在警察学院的图书馆地下室的阶梯教室开了晚会。我的感受就是,南雅的学生们都是多才多艺的,我在他们间真的有点逊,虽然在计算机上我还是比大部分人厉害些,但我想南雅的计算机客们肯定比我牛多了。晚会是告别晚会,我们的丁教官也献唱了一首《小苹果》:)

晚会后折腾了很久,好像十二点才睡觉。第六天也就是最后一天,早上四点半就起床了,起床后收拾了行李,放好了行李,又跑到了大场地,排练结营仪式,排了两遍后,就吃了早饭,吃完早饭了后就去参加正式的结营仪式了。各个程序进行得很流畅。搞完后拍完结营照,等了许久,就回学校了。

再发几张照片,还有南雅中学官网上的军训报道链接。


我们班的丁教官


我们1406班的结营照

【军训系列报道之一】接受磨砺,百炼成钢
【军训系列报道之二】准备就绪,磨砺开始
【军训系列报道之三】教师心语
【军训系列报道之四】学生篇:从我的眼睛看军训
【军训系列报道之五】教师心语二:长者的情怀
【军训系列报道之六】学生篇:我的变化
【军训系列报道之七】师生情谊篇:西瓜宴
【军训系列报道之八】故事篇:倔强的成长
【军训系列报道之九】学生篇:我的军训日记
【军训系列报道之十】2014级新生军训结营仪式成功举行